家庭成员性侵高发 全国已有18例因性侵被撤销监
分类:回馈社会

­ 有时是家门口的公园。12岁的小女孩常常去玩,只是这一次回来却带回了半袋狗粮和20块钱,跟妈妈说,“再也不去那个公园了”。一问才知道,那个常来遛狗的老爷爷把她带到假山后面强行抚摸。“小女孩隐约知道这是不对的,却不知道这就是猥亵。幸好,这个孩子没有被20块零花钱安抚住,否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家长发现。”徐冰燕说,一开始家长还在犹豫要不要报警,“直到女孩的爸爸准备拿刀去把侵害人给捅了,妈妈怕出人命才报的警。”

而实际发生的案件应该会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儿童性侵从全世界范围内来看,都属于没有被报道的案件中最多的一类。这是世所公认的,很多这样的案件都没有进入司法机关视野。”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 “这在法律上几乎没有难度,就是走程序,难的是做母亲的。”徐冰燕第一次流露出个人情绪,显得有些愤怒和懊恼。

干预在撤销后延伸

­ 她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庭审现场的情景。“他就坐在我对面,隔着桌子,相距不过两米,40多岁,对犯罪过程的口述很平静。”回忆过程中徐冰燕忍不住说了好几次她“特别不能接受”,因为侵害人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女孩母亲告诉我,他曾辩解说反正女儿大了也要给别人的,不如给他。”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位父亲口中说出来的话。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撤销监护人资格,对于此类案件中的受害人来说,政府的干预往往并非就此完结。在当下的制度设计中,相关部门的帮扶救助还会延伸。

­ 美洲杯赔率,被忽视的

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是,来自家庭成员内部的强奸、性侵和猥亵类正在成为侵害未成年人的主要类型之一。据“女童保护”项目统计,在2016年公开报道的433起性侵儿童案件中,家庭成员作案的占比10%。

­ “我是不是做错了?”这位母亲反复问徐冰燕,因为所有人都在怪她。

《意见》的首要意义就在于激活了“撤销监护权”法律条款。民政部社会事务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第一次明确了依法撤销监护人监护资格的条件,细化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监护侵害行为标准,明确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诉讼程序,为政府部门、群团组织、社会各界依法提出监护权转移诉讼,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作出裁判提供了明确的操作依据和判断标准。

­ “按照程序,接到案件后我首先是联系监护人,希望与受害人面谈。”徐冰燕说,家长的第一反应是“不要来我家”,“他们担心被周围人知道会招来闲言碎语,无论是善意的安慰还是恶意的嘲讽,都是二次伤害。拿这起案件来说,孩子年纪小,又是在睡梦中,她没有被侵害的意识,对过程也表述不清。”如果不是恰好被家长逮了现行,很有可能不会曝光。

2015年8月3日晚,16岁的小梅在广州街头遭父亲暴打。面对记者和民警,小梅说出了自己的悲惨遭遇——13岁起就被父亲猥亵。小梅母亲也承认知道这事儿,但女儿不该报警。小梅的叔叔知情,他曾跪求哥哥放过小梅,却换来一顿拳脚。小梅的邻居也知情,甚至当场撞上的就不止一位,可他们都没报警。

­ 徐冰燕说,每个孩子能平安长大成人都太不容易了,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会被什么人怎样伤害。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类案件中,被监护人因受侵害,其生理、心理及亲情关系均遭到破坏,往往对未来生活充满绝望,其重建信心及恢复社会关系难度大。上述案件中,被害人遭侵害后,曾两度轻生。宣判后,法院始终把树立被害人对新生活的信心,挽救其前途命运作为工作重点,办案法官主动介入到对被害人的帮扶、救助工作中。

­ 这是一起尚未完全办结的性侵案,徐冰燕被委托代理申请撤销受害人父亲的监护资格——因为受害人的亲生父亲就是侵害人。

全国已有18例因性侵被撤销监护权案

­ 那起案件,徐冰燕最后为受害家庭申请了2万元司法救助。“是‘救助’,不是‘赔偿’。”说完,她突然问我,“你觉得我要不要去读一个心理学课程?”

例如,如今已是校学生会干部的卿某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谁又能想到她就是从一起生父因强奸被撤销监护权案件中走出来的。在这起发生在湖北利川的案件中,法院在判决中指定利川市民政局作为卿某的监护人。而后者正是撤销监护权的申请者,并自愿承担对卿某的监护职责。

­ 我们无意去窥探这些故事,且只听听做了两年未成年人性侵害案法律援助律师的亲身感受。

南京南站女童被猥亵一案尚在舆论中沸腾,重庆又曝出一起未成年女孩在医院被猥亵事件。有网友曝出重庆某医院一男子将手放在一未成年女孩的裤子内摸其下体。8月16日下午,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在其官方微博通报称,涉案男子系小女孩的姑父,目前这名男子已被刑事拘留。

­ 乱伦,这个叩问社会基本伦理的词汇,就这样成了他人口中的谈资,反复伤害着受害人。如果早知道报警是这样的结果,受害人还会不会选择报警?

《意见》中规定被申请人有7类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首当其冲的就是“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 被拒绝的

来自家庭成员的性侵害,已经成为撤销监护权案件的主要类型之一。《法制日报》记者今日从民政部获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18例因此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件,占到所有这类案件的近三成。

­ 后来徐冰燕发现她总是在被拒绝。“这些家庭都非常抗拒,从无例外。”她不得不从公安部门的笔录和家长的陈述中了解案件经过,“我看到的总是冷冰冰的询问笔录,未成年人受害人面对的是与普通受害人一样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是否明白这些问题,知道什么是强奸,什么是猥亵。”

显然,在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的7类情形中,性侵害属于伤害程度最重的一类。这一点,从目前已有的多个“首例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例中就可看出。

­ 我们常常以为,未成年人性侵案件或多发生在偏远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但真实生活中并非如此。

当年颇受关注的“全国首例民政机关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中,受害女童就遭到过生父性侵,其母知道后置若罔闻,双双被撤销监护人资格。此案同时是《意见》颁发后的全国第一例司法实践。

­ 据钱江晚报记者了解,截至7月份,杭州某区级检察院在近两年时间里一共受理审查起诉78件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其中12件是未成年人性侵害案(成年人性侵未成年人),包括1起男童在参加夏令营时被猥亵案件。

激活“撤销监护权”条款

­ 取证难,侵害人反口的很多见

佟丽华表示,我国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对于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严重时可撤销监护人资格等早有相关法律规定,但“一直没有如何具体落实的明确规定”。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民政部等四部门于2014年出台专门文件激活“撤销监护权”法律条款。

­ 被触怒的

基于上述种种原因,来自家庭成员的性侵害往往持续多年,未成年人所受到的伤害在日积月累中不断加深。近年来,在媒体曝出的“禽兽父亲性侵亲生女儿”之类的案件中,大多有着一样的情节,父亲毫无顾忌,母亲隐忍不发,女儿委曲求全,邻居知情不报。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家庭成员性侵高发 全国已有18例因性侵被撤销监

上一篇:浙江警方:“菜鸟驿站”快递数据未外漏美洲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