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市明失败中国拳击输的不只拳王
分类:体育竞赛

职业拳击与其他的竞技体育项目不同,并非结果导向,而是市场导向。一个好的职业拳击推广人不仅决定了赛事的影响力和赞助、门票、版权等收益,甚至可以影响比赛的对决双方和竞争头衔。在职业拳击领域,推广人就是造星的伯乐。

“这场比赛准备不充分,不是不太成熟,而是太不成熟。”弟子邹市明憾负日本挑战者木村翔,卫冕WBO拳王金腰带失败,引发一片哗然。作为启蒙教练,张传良今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竞赛是训练的延续过程,拳手的每次比赛至少准备3个月,随着年龄增长,备战要求更高。“面对一场不得不战的对决,仓促的备战让邹市明“恰恰输在最基础的体能上”。

但推广人的作用并非只有市场层面,更多的是在竞赛层面。鲍勃-阿鲁姆挖掘了多名奥运冠军转入职业拳坛,并且通过合理的比赛设置让他们迅速适应职业拳击的节奏,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世界金腰带,从而获得最大的影响力和市场回报。但从邹市明为自己选择了并不难啃的木村翔,和其担当推广人后签下的选手水平以及为他们选择的对手来看,作为推广人,邹市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中国拳击人不会因为这一次失利就堕落。”杨连慧表示,这场比赛可以被看作一次“事件”,铭记、总结、反思甚至沸腾起更多人骨子里的血液,“对拳击来说,关注度太重要了,我们需要更多人团结起来,从运动员、教练、赞助商甚至医疗、媒体、观众等等都站在一起来各司其职,让中国拳击有更多元的发展才能更好地与世界接轨。”杨连慧表示,从这场比赛中,木村翔的求胜意志就让他尊重,“我们不能只总结自己怎么输,更要知道对手为何赢。”

身患帕金森症,两年前接受了肩膀手术的罗奇每年仍有多名弟子的大战需要调教,年事已高的他在邹市明备战中承担的工作和任务只能越来越少。备战与木村翔的比赛时,邹市明的团队虽与罗奇有过沟通但最终并没能继续合作。

  7月28日晚,在歌手张杰和林俊杰献唱的余温里,中国拳击名将邹市明顶着追光走上擂台,此时的他将这场WBO蝇量级世界拳王卫冕战视为“100%能赢的比赛”。

初入职业拳坛,为了让邹市明尽快地适应职业拳击的打法,经纪公司将他送到了拳击名人堂教练罗奇在美国洛杉矶的训练营,罗奇是帕奎奥的教练,他手把手地把菲律宾人打造成威震四方的8个级别的世界拳王,还为拳坛贡献了迈克-泰森、“金童”德拉霍亚、阿米尔-汉以及“大白熊”弗拉基米尔-克里琴科等传奇巨星。

  去年11月,邹市明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战胜泰国拳手坤比七,得到转战职业拳坛后梦寐以求的WBO世界拳王金腰带。可当得知世界综合排名第44的木村翔将成为排名第10的邹市明首次自由卫冕战的对手时,日本媒体也表达出不可思议,《朝日新闻》评论道:“日本无名之辈挑战中国超级明星。”

与日本职业拳击相比,中国职业拳击不过刚刚起步,放眼亚洲,泰国、菲律宾、日本、韩国的职业拳击发展都比中国要早。无论是俱乐部的培养、传承体系和大众对拳击的认知程度,日本都全方面领先中国。

“我已经拿了那么多荣誉,为什么还站在这里?就因为以前我们拳击人流的血和汗没有被关注。如果今天赢了,我可能没有那么多话跟大家说,我会自己数下伤痕,在底下擦干眼泪……”足足8分钟,站在擂台中央,邹市明主动拿过话筒“宣泄”着输了比赛后的想法,看台上站满观众,纷纷抬头盯着四面屏幕上邹市明被汗水和眼泪糊了的脸,人们张着嘴,鸦雀无声。

近年来,在诸如拳力联盟、IBF中国、WBA中国等一些基础拳击赛事的发展下,正有一些年轻的职业拳手涌现,但新一批职业拳手的培养还需要更加长远的过程和更多高水平联赛的历练。

2013年,邹市明辞去贵州省体工大队副大队长的职务宣布进入职业拳坛,但“体制内的人也在支持他”,在他带动下,越来越多年轻拳手走进职业拳击,少不了的也有越来越多质疑,从打法到活跃娱乐圈,“其实职业拳手的类型很多样,邹市明与阿里、梅威瑟一样属于技术反击型,这种类型协调性好、拳击距离控制反应好,无论是职业还是业余,成功率都比较高”,“年龄大、为国家挥洒汗水、已经走下坡路的前提下,即便他进娱乐圈,吸引的人都是在拳击上。”张传良主动提及了很多关键词,却突然陷入思考后问:“世界上谁都能输,难道就邹市明不能输吗?”

最好的拳手在体制内,这已经是中国拳击目前公认的现状,相比于国家队、省队的训练条件、师资条件和保障条件,中国职业拳击对拳手的诱惑力实在有限。有底子的队员不愿过早试水职业拳击,一般的俱乐部也没有条件和精力完成新手到职业拳手的培养计划,这就是目前中国职业拳击的尴尬之处。

  张传良并未参与到邹市明的这次备战中,只是通过训练期间两次探视有些判断,“他只勉强具备打12回合的体能。”赛前,对邹市明技术充分信任的张传良给出建议,“前6回合不要放开,打好控制,争取赢点数,到后面再加强进攻。”但和张传良预感的完全不同,“第六回合就感觉他体力不行了,木村翔恰恰抓住这一点,无论怎么被击打都坚持进攻。”

半数职业拳手错过黄金年龄

 

邹市明备战缺战术教练加持 中国职业拳击教练稀缺

  赛后,杨连慧反复看了几遍比赛视频,“感觉酸酸的。”尤其邹市明失利后的一番话更戳中他内心,“我已经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我练了22年拳击,就是为了今天。等我打不动了,等我输掉比赛,这时候如果还有人支持拳击,那我也已经成功了。”在杨连慧看来,作为中国拳击符号式的人物,邹市明总是“一个人在最高处走,没有人可参照,自己摸索着前进。10年甚至20年,很难有人到那个高度。”这个高度更多是邹市明进入职业拳坛时,头顶上两枚奥运金牌、3枚世锦赛金牌的光环。

邹市明夫妻转型推广人 还有多少路要走?

  “转身”付出了“代价”。

就连邹市明的对手木村翔都表示,对于中国职业拳击他只听过邹市明和熊朝忠两人。“中国的职业拳击有比日本更大的市场,更好的发展空间,但却只有邹市明一个冠军,中国拳击必须要培养更多的冠军。”木村翔对腾讯体育说。

  “训练时间非常短,且过程中还有很多事情分心。”张传良表示,这次备战的效果,与邹市明去年11月站上职业拳坛顶峰的备战有明显差别,“那次比赛,我带他在美国罗奇的训练馆进行了3个月严谨而规范的训练,每天两练,周六跑步,只有周日休息。”可200多天足以让变数丛生——邹市明与老东家盛力世家“分手”,在36岁生日当天宣布与妻子冉莹颖创办的邹轩体育成立,这场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卫冕战也成为他们承办的第一场拳击赛事——邹市明选择了“冒险”,在拳手身份上再加入新角色,除了要承受来自竞争对手、媒体、原公司甚至家庭的压力外,还会陷入最实际的困境,“教练、场地、陪练都没有,还要管理手上签约的队员、筹办比赛,40多天,他的大体重和年龄让恢复训练难上加难。”

在亚洲人更有优势的中小级别上,日本的整体实力强大,历史上他们总共产生了91个职业拳击世界冠军,而中国仅有邹市明和熊朝忠两人,中日世界冠军比2-91非常悬殊;而日本现役世界冠军有13个,对中国是13-0。以邹市明所在的蝇量级来说,WBA的世界冠军是井冈一翔,WBC的世界金腰带是比嘉大吾、WBO的新科世界冠军是木村翔,唯有IBF世界冠军多尼-涅特斯来自菲律宾。

图片 1

缺少了名人堂教练的加持,邹市明开始在奥运功勋教练张传良的指导下备战,但张传良刚被任命为中国拳协主席,将接手国家队的备战,邹市明主要的训练备战工作就交到了委内瑞拉教练奥特加的手上,比起改变,新教练更多的角色是配合。

当这个36岁的老将趴在围绳上沉默的一刻,“邹市明加油”的声浪爆发了。

 

  邹市明的摔倒,让在美国凌晨3点半起床看比赛的杨连慧捏了把汗,“在体能消耗巨大的情况下,摔倒后起来十分费力,最关键是怕他受伤。”他注意到,邹市明最后一次摔倒有一个“胯拉开”的动作,“感觉此后他脚底下动不起来了,对打了10回合的拳手来说,这些小的暗示都会影响注意力和心态,从而也影响了比赛结果。”

邹市明输给木村翔,输掉的不仅是一条金腰带,更是中国职业拳击现状的全面体现。如果一场惨败,能让邹市明和中国拳击看到这些落后和不足,失利也未必是件坏事。

  问题在比赛时一一暴露。邹市明的委内瑞拉新教练奥特加说西班牙语,经翻译后损失很大的信息,加上双方默契不足,让邹市明在场上有些“孤立无援”。此前,与邹市明一起师从著名教练罗奇的名将杨连慧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与教练间,如果有几年的默契,语言不需要那么懂,说一二三都知道要做什么。”可邹市明与奥特加之间,仅有一个多月的磨合。张传良还注意到一个细节,“新团队不够默契,补水时洒在台上太多水,导致邹市明在自己角落摔倒了两次。”

邹市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就是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推广人,这场对阵木村翔的卫冕赛也是他和妻子、邹轩体育的CEO冉莹颖初涉职业拳击推广的转型之作。从市场收益来看,邹市明夫妻利用个人的影响力在22天内拉到了千万元的市场赞助,票房上座率超过85%,吸引了200家媒体报道,并且有多名娱乐明星跨界支持,这在国内职业拳击领域无疑是创下纪录的。

  可越是悬念缺席,竞技体育的偶然性来得越戏剧化且“不合时宜”。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体育竞赛,转载请注明出处:邹市明失败中国拳击输的不只拳王

上一篇:男篮世界杯赔率:私登四姑娘山猎人峰 三名韩国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