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2014年年度神剧《真探》
分类:线上娱乐

《真探》是一部悬疑类型的美剧,该剧涉及到犯罪心理、变态杀人、宗教色彩、人性探讨等多方面的内容,这部电视剧不再把重点放在曲折的案情上,而转向试探暴力的本质,并在探索的路上创造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人物。
       这部剧采用多视角叙事,伍迪·哈里森与马修·麦康纳饰演两名侦探搭档,他们一起调查一桩17年前的悬案,寻找涉及该案的路易斯安那州连环杀手。
       这桩发生于1995年的案件当年因为伪证而遭误判,致使涉案的两位侦探哈里森与麦康纳多年来内心不安,直到2012年该案被重新审查才发现当年漏洞。
     《真探》这部神剧在2014年年初在美首播,便吸引了230万观众,平均每集的收视人数为 1190万人,甚至超过了奇幻史诗《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甚至吸引了奥巴马的关注。
       进入2014年第十周(3月3日-3月9日),本周各大电视网的风头完全被HBO盖过:首先,HBO今年的现象级罪案剧《真探》于3月9日(周日)第一季剧终,由于数百万年轻观众在线坐等大结局,导致HBO官方视频网站崩溃——年度神剧的魔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2014年内地评选的年度十大美剧中,《真探》高居榜首。该剧以“高冷慢热”的高逼格风靡全美,与既往侦破剧不同,这部电视剧不再把重点放在曲折的案情上,而转向试探暴力的本质,并在探索的路上创造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人物。
       这部神剧采用回忆式的拍摄手法、两人的现状对比、黑人detective对Rust(麦康纳饰)的兴趣、Rust各种思辨的哲学言论,都非常引人入胜。
       剧中Rust的哲学理论是一大亮点,它不像其他美剧那种故作悬疑,真探把Rust的思想很全面的刻画了出来。
       烟不离手的他把那些消极情绪和悲观言论说出来后,它们已不满足于仅仅停留在屏幕上,而是漫出来流入人心,甚至有人表示观剧之后,会诱发烟瘾和轻度抑郁症。从他讲的话里,可以断定这不仅仅是一部侦探连续剧,他想向我们传达的是对宗教、信仰、人性等多方面的思考,有些经典台词相当精彩,值得珍藏。
美洲杯赔率,       这部神剧脱离了前几年流行的高智商犯罪、重点在反派的侦探片套路,但是恋童癖这个设定还是略俗了些,有些过于刻意的营造变态的心理,把罪犯写成早年受过伤害、内心扭曲发狂、完全丧失人性这种方式毕竟已是有些拍烂的题材。
       两名涉案警探鲁斯特• 科尔和马蒂•哈特所代表虚无主义与世俗主义两种价值观,相互碰撞。这两个角色代表着两类人,生活在两个时空,但最后由对峙走向和解,他们破获的不仅是一个邪恶的案件,也破获了自己的内心。
       迈过缓慢的前情铺垫,所有真正进入《真探》世界的观众,很快会为这部有着黑色电影气质的美国南方高冷神剧疯狂。
       它腔调十足,它慢热自信,它极度风骚,它把故事讲的十面埋伏,它的闷骚、它的文艺范儿、如诗歌一般的具有思辨意义的对白,遭人唾骂,但又无法放下,如上瘾一般,轻触着它的暗流涌动。

探案悬疑类美剧受欢迎的程度多年不减。据统计每播出100部美剧就有42部剧就是侦探剧。侦探剧的形式多样,男女搭配的《识骨寻踪》《基本演绎法》,上场父子兵的《危机边缘》,还有各具特色的双男主搭配比如《猫鼠游戏》《汉尼拔》……同样的主题排列出各种不同的侦探组合,他们其中有的是相爱相杀,有的是欢喜冤家,有的是绿叶红花,有的是完美搭档。   2014年年初由HBO推出的《真探》第一季,在众多的侦探类剧集里脱颖而出,一度誉为罪案神剧。这部由奥斯卡影帝马修·麦康纳与奥斯卡最佳男配提名演员伍迪·哈里森联袂主演的《真探》,以风格迥异细腻阴暗的特色,成为今年的艾美奖备受粉丝追逐的大热门。而本周二,第66届艾美奖上这部被大部分人所看好的《真探》虽然失利,但是也不会掩盖这部侦探剧在粉丝心中的魅力。 40年代雄起时   就像《真探》结尾时所说:“曾经,这个世界只有黑暗,现在我要说,是光明赢得了胜利。” 无论是什么风格的犯罪剧,犯罪悬疑剧中的主角们始终在黑暗中追寻着正义与道义,这才是其本质核心。   美国犯罪剧由来已久,40年代末美剧蓬勃兴起的当时,犯罪剧一经播出就牢牢扣住了观众们的心弦。其中最被热议的犯罪剧当属1952年NBC电视台推出的刑侦犯罪剧《天罗地网》。这部电视剧以洛杉矶警局的破案轶事为蓝本,使用了纪实手法拍摄犯罪剧的方式。为了突出真实性,还在每一集的结尾处特意提醒观众:“你所见之案件皆为真实,为了保护无辜者而使用了化名。”这一手法在今年科恩兄弟监制的犯罪剧《冰血暴》的每集开头也有使用。 80年代丰满时   当然,剥去沉重外衣,表面欢快风格明快的犯罪剧也受到好评。80年代中期的《神探亨特》与《迈阿密缉捕队》则利用有趣的案件和叙事节奏快的风格创造了不错的收视率。神探亨特和他搭档的女警探麦考尔,一边打情骂俏一边配合默契,破获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棘手的案件。《迈阿密缉捕队》更被人说像一个漂亮的风光MTV。这两部剧里面都有现在已经形成犯罪片模式的一些元素,如公路追逐,街角枪战,背景音乐使用流行歌曲和笑料百出的猪队友,解决的案件也从单一的谋杀凶案变成黑帮火并,桃色案件无所不包。而《月光侦探所》这样的犯罪剧则更像是一个犯罪题材轻喜剧,娱乐性大大增加。   犯罪剧之初,正义的主人公都是一副刚正不阿的丰碑形象。他们往往机智勇敢,对罪犯绝不手软。慢慢地,主角性格变得多彩丰满,《山街蓝调》这部犯罪剧堪称“群戏”的首创实验。它讲述了若干个警员的生活,以他们的情感为侧重,在犯罪与普通生活中互相映射寻找平衡,主人公已经不再是完美的角色,正义一方的角色更加鲜活,观众对于剧情上的感受也更深刻。 90年代变化时   经过许多犯罪剧的创新与洗礼,到90年代初的《双峰镇》,让犯罪剧有了更加质的变化。讲述一位FBI探员从一个美丽女学生的死展开调查寻找凶手的故事。大卫·林奇指导的本片经典之处在于充分调动了观众的好奇心——到最后也没有明确的找到凶手的开放式结局,同时展现了一个看似世外桃源的小镇暗涌的危机,并对每个和案件有关联的人抓住细节展现对人性做了深刻的剖析。其中,华人女演员陈冲的在剧中的表现被人乐道。这部电视剧曾多次获得美国电视剧奖项,其独特的叙事模式后来也被许多电视剧效仿。 新颖的人物设置   不知何时起,观众不再满足于绝对正直善良善解人意的侦探主角。人们从案件本身的剧情发展,变得逐渐倾向于讨论一般男女搭档的侦探友谊发展方向问题,而男男搭档的侦探,则会因同行间的暧昧气息让整部剧多了些软性情感存在。这种转变使得《神探亨特》的正统侦探不再具有吸引力,个性更为鲜明的,甚至性格不那么讨喜的侦探引起了观众更多的讨论。 抽丝剥茧的线索设置   一部剧情如推理剧如果想要成功,悬念与线索的设置是至关重要。当悬念太显而易见,观众会觉得侮辱智商,探案过程则少了很多探索;悬念太过隐晦,线索讳莫如深,普通观众也不会太买账,当然,除了那些非常的推理和考据爱好者。通常,一部成功的犯罪推理剧既要兼备不断出现的冲突,也要不时地揭开谜底,形成每一集抽丝剥茧之势,在最终集时揭开谜底才更容易创收视新高。这类剧集大多具有以下吸引人小设置:   首先聚焦。一般是在剧情开启时就制造一个案件,简明扼要的出现需要关注的主要案件相关人物并展现他们的独特性格是抓住观众的首选。   再次,是将聚焦的眼界放宽,线索收集广泛让案件难以捉摸,观众会和主角陷入同一种迷惑里。同时,日常生活会与周围人物关系的互动加强了剧情冲突。   在案件的发展中重复这几步法则,不仅可以使剧情和角色性格得到延展,并且能同时满足观众的口味。按季播出更让制作组有更多空间调配故事走向,这正是美剧与众不同,沁人心脾的地方。 人性的结局   犯罪剧的结尾,往往都是对于人性的拷问。即使最终驱散罪恶的阴霾,观众也会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罪犯被绳之以法或就地正法,而正义的主角也多数在最终的解密和斗争中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同时代表着光明与智慧的侦探主角,往往体现出脆弱的一面。他不是完完全全无可战胜的,他或许也沾染了黑色,但是在一个扭曲环境中最终做出正义与真实选择的人难道还不应该令人钦佩吗? 上述经典犯罪剧总结出的法则,在本年度这部复议多次的《真探》中,都得到了良好的继承与延展。有不少观众认为《真探》主角神经兮兮,剧情晦涩难懂,开篇节奏缓慢拖沓,令人难以继续看下去。而殊不知,这部剧其实只是引入了一个相对陌生的宗教犯罪动机的概念,其内核还是一个传统的探案故事。 关于人物   首先我们来说说这个马修麦康纳诠释的角色——Rust。当编剧尼克·皮佐拉托在构思这个角色之初,Rust絮絮叨叨的声音就在他脑子中回荡,说着一些关于存在主义和形式主义的论调。他是个描述故事的旁观者,又是整个故事的亲历者,游走在事实与未知真相的边缘。他以警探的形象出现,而谈吐举止又指向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比如他17岁前和父亲过着生存主义者的生活甚至直到17岁都没有看过电视,所以注定成人后他的个性古板孤独,离群索居,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可想而知他在警局的人缘也是糟糕到只有他的搭档小马愿意支持他。   编剧表示Rust是个狠角色,他性格中有种残忍,甚至有种自虐倾向。小马第一次形容Rust就是“不爽天空是蓝色就会和天空干一架”的那种人。他曾经做过卧底,戒过毒受过伤,在生死之间往返过一遭。同时他还失去过孩子,有一场失败的婚姻。这些极端的生活经历都加诸在他身上,让Rust变成一个复杂的多面体。而他却是坚强的,他的怀疑论没有让他对责任感的忠诚打折扣,他有着自己坚定的底线。他憎恶罪恶,以及伤害孩子的人。他充满良知,对无聊和约定俗成的成人生活嗤之以鼻。这样特立独行的Rust,编剧安排了平凡的小马和他搭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马更像是身边的普通人,也是被观众认同的角色。有点贪欲,而且好色,对家庭的责任感上选择逃避,还有点自私的占有欲。生活被他搞得一团糟,从老婆孩子热炕头最后沦落到和Rust一样的孤家寡人的结局。能看出,Rust对小马拥有的家庭和漂亮老婆心中是略带羡慕的。他有意无意的靠近这家人,后来也接受了小马安排的相亲,正是他渴望温暖的写照。而他又是一个游离在家庭温暖与普通人爱恋之外的男人,他一直在旁观着,甚至对小马的出轨也没有积极的制止。他和小马是互补的,他们互相都有对方缺失的东西,Rust教小马做人,小马为Rust送温暖。他们一同追寻真相同时也是保有着一种对过去的回敬与愧疚,有评论说这部剧某种意义上的主题是两个男人中年危机的救赎之路也不为过。 关于故事   在第一次的案件时,他和小马发现了被杀害的鹿角少女。背部的奇怪的螺旋印记。剧情便由此开始,一点点的寻找着蛛丝马迹,逐渐铺开成一张残破的地图。   《真探》的故事前五集都用一种插叙的手法来叙事,随着主角Rust与小马对于过去回忆的逐渐深入,搬演重现的方式令观众在观看时更容易将情绪带入其中。《真探》故事中的元素其实在许多类似犯罪剧中都使用过,并不会陌生,但是由于剧情相对缓慢,编剧故意设置的加快节奏桥段就会触发观众的高潮,缓慢铺陈过后,一直压抑的情感在第四集那6分钟的街区运动镜头中爆发。为此,摄制组在一个真实的街区演练一个月才达到这种效果。中间有几次摄像机翻越栏杆,使用吊臂才完成。经过了四集的起落,许多观众追剧的时候用了一个多月,却好像只听了rust讲了一下午的故事。全剧在第五集以后才正是进入了顺叙的剧情,两位昔日的好搭档的重逢伴着那首Kris Kristofferson的《Casey's Last Ride》开始了探寻真相的决战。 关于编剧   在真探开拍的几个月前编剧尼克·皮佐拉托还在一所大学教授文学课程,而几个月以后他就成为了一个合格并且优秀的电视剧制作人。他曾经在电视剧《谋杀》第一季中做过编剧,在此之前他对电视剧制作也不算精通。但是作为作家出身的尼克对于剧情的构思是非常完善和巧妙的。同时《真探》的背景地点是美国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而尼克非常钟情90年代初期的南部风情,有种腐朽的美感。他注重角色的塑造,在探索角色的同时,将叙事结构本身就作为探索案件,将这二者完美地结合。他制作电视剧的理念略有不同,他选取旧式选集剧的方式,让每一季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不用为长篇系列剧后续的剧情走向费尽心思,而演员又能真正的在较短的拍摄时间内演到真正对整体故事感兴趣的好剧本。 关于“黄衣王”   最后让我们来理解一下这个看起来云山雾罩,在剧中反复被提到并有诸多说法的“黄衣王”。《真探》剧中的犯罪动机同某种神秘宗教有关。剧中的罪犯就是信奉“黄衣王”这个克苏鲁神话中的某位掌管时间与风的邪神。美国小说家罗伯特·钱伯在某个关于地狱之城卡抠莎( Carcosa )的恐怖故事的基础上创造了这个角色。这部书引进中国的译名就叫做“黄袍国王”。这部书中描写了一部关于“黄衣王”的戏剧,而戏中戏的观者都因为其魔性变成了失心疯。   关于这个魔性的“黄衣王”与卡抠莎的故事作为隐藏的线索出现在本剧的许多地方,在真探的片头用来自于多重曝光的特效表现,也隐藏了相关信息。片头曲出现了许多剧中的场景:有在石油工业日益发展,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的20世纪90年代的路易斯安那州,有被污染的荒野、墨西哥沿岸、野生动物和奔驰的高速公路,十字架,女人的躯体。制作团队通过3D模型建立出场景,重叠在剧中人物的面孔上。有个有趣的观点,片头经常出现的升起的那轮太阳后面有处炼油厂和一首关于卡抠莎的诗句有关。“鳞光湖岸分云海,双日初生沉水面,暗影笼上卡寇莎。”卡寇莎( Carcosa )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癌症”(Cancer)的英文读音,这似乎也影射着工业污染带给人们变化。而因为黄衣之王正是地水火风里面象征“风”的神,同时也正预示着剧中Rust最终面临黄衣王的精神引诱和侵蚀并与之交锋的结局。 英雄主义是一种“浪漫”,犯罪剧中的侦探是最贴近大众的英雄。现实社会没有那些战乱和外星生物的第三类接触,不安定的因素大部分缺失了是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治安问题,精神变态,邪教传销是每个社会人都会面对的危险,不知何时会遭遇到谁的头上。这时,伸张正义的警探们和肩负了除暴安良职责的主角们就是现实中最接近英雄的形象。Rust最值得欣赏的是高尚的社会责任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一辈子连做好一件事都来不及。”如果活得够久那么就要认真选择需要做好的事。   这是一种对逝去生命的承诺,是一种对人性的坚守。每当你在探寻真相的路上越走越远,深渊则会让你越陷越深,让你逐渐偏离人性的彼岸。他只是寻找着这个案件的真凶,带着一种必须去做的责任感——即使这份责任会以生命为代价。这就是普通人选择成为英雄的道路。《真探》讨论了这样一个主题,带着某种宗教意义,无神论者的主角也可以像神一样拯救世界,他便具有了神性而最终又隐没入凡人之间。黑暗即使再强大,也永远抵挡不住向往光明与正义的平民英雄去驱散黑暗,并将光明的火种和正义的希望播种在每个观众的心中。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谈2014年年度神剧《真探》

上一篇:从宁弈说起,毕竟我的心里眼里已经全部都是他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浅谈2014年年度神剧《真探》
    浅谈2014年年度神剧《真探》
    《真探》是一部悬疑类型的美剧,该剧涉及到犯罪心理、变态杀人、宗教色彩、人性探讨等多方面的内容,这部电视剧不再把重点放在曲折的案情上,而转
  • 从宁弈说起,毕竟我的心里眼里已经全部都是他
    从宁弈说起,毕竟我的心里眼里已经全部都是他
    所谓体贴,大概就是帮那个压抑又嘴硬的家伙,留下让他痛苦又令他留恋的,父亲亲手描绘的母亲画像。在他低落悲伤的时候,故意扮丑做鬼脸博君一笑。
  • 【(不断的了解你爱我 丁立威的出轨 合适成就的
    【(不断的了解你爱我 丁立威的出轨 合适成就的
    我爱的程又青,最后可以过得那么舒心而自在,真好! 真实的那些人性的弱点 不现实的李大仁 现实到不能纯粹的爱情 这种故事实在是真实到不能让我喜欢
  • 猴神大叔观后感
    猴神大叔观后感
    很久没感动流泪了。前100多分钟感觉真的很无聊:一个傻子带一个哑巴非法入境,理由是很天真的送异国异教的哑巴女孩回家。典型的印度式诙谐、天真和
  • 猛一看好像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再一看,嘿~绝
    猛一看好像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再一看,嘿~绝
    原著了两遍,一直对第四部没有交代三小只 梁弯耿耿于怀。电视剧版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还凑合有些角色跟想象中不太一样,但是越往后看越觉得期待!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