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佳士得2011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
分类:艺术

香港佳士得 2011 年春拍成绩再次登上高峰。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成交额高达 762,000,000港元 (97,850,000美元),是预估值的两倍,较 2010 年秋拍增长了 74%。晚间拍卖呈现亚洲亚洲艺术大师最顶级的作品,佳士得首次设立两个拍卖大厅同时竞投,总成交额为 484,000,000港元 (62,200,000美元),创造了最多参与人次、亚洲艺术单一专场最高成交额及单件作品最高平均成交价等三项记录。香港佳士得引导与见证亚洲艺术市场与欧美艺术市场鼎足而三的竞争潜力及发展动力。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刘龙

“亚洲二十世纪艺术”整合中国、日本和韩国现代艺术于一堂,展现更宏观的视野及价值可能性。日本现代艺术家藤田嗣治的《仕女与花貓》及《圣母像》,分別以估价的四倍 3,380,000港元 (434,000美元) 與 5,780,000港元 (743,000美元) 成交,对于首次在香港登场的藤田嗣治实为傲人佳绩。

  总成交额6.045亿港元,2.02亿港元再度刷新赵无极拍卖纪录,35%以上拍品超估价成交,这是11月25日晚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交出的“秋拍成绩单”。无论总成交额,单件作品纪录还是现场竞买活跃度,均创下了香港佳士得现当代晚拍近3年来的最好成绩,难怪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拍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也难掩激动的心情:“上周佳士得在纽约创下了达·芬奇的全球艺术品成交纪录,今天很荣幸又创下了赵无极的拍卖纪录,尤其值得鼓舞的是大中华地区的买家非常踊跃,而东南亚、日韩买家也各有收获,这是我们近几个季度最活跃的跨区域竞标。”

赵无极的《2.11.59》及《14.11.63》,分別以艺术家个人第二及第三位世界拍卖纪录成交,令香港佳士得至今囊括赵无极全球十大最高成交记录的其中八项。常玉《绿枝红梅》则以 36,500,000港元 (4,690,000美元) 成交,轻易跻身艺术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的第五位;佳士得迄今已缔造并保持常玉全球十大最高拍卖记录的其中七项。

图片 1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

以曾梵志、刘野、展望、李真等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再攀高峰。中、日、韩、印度当代艺术則持续展现市场活力,如以 2,420,000港元 (311,000美元) 成交的宫廷正明画作《马场》及以 8,660,000港元 (1,113,000美元) 成交的奈良美智《Yellow in Blue》,两者均以超过预估价三倍拍出。

  一年两度大破纪录,赵无极点亮佳士得晚拍

香港佳士得 2011 年秋季拍卖已开始征集拍品。截至日期9月12日。

图片 2赵无极《29.01.64》 油彩 画布 260×200cm 1964年作 成交价:2.026亿港元

  点燃全场热情的无疑是赵无极1964年的力作《29.01.64》,这件首度释出市场的大尺幅画作,拍前估价即达到了8500万-1.25亿港元,为赵无极作品的最高估价。拍前佳士得特别声明此件作品已入选2018年6月至2019年1月于法国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举行的赵无极回顾展,买家必须履行借展义务,不知其中更多是告诫还是激励。

  而当插曲结束,拍卖师喊出5000万港元的起拍价后,便瞬间被一位电话买家直接加价至8000万,全场都为这手凶猛的加价而错愕了近半分钟,不过当各路买家回过神来,竞争却才刚刚开始。

图片 3赵无极《29.01.64》拍卖现场,现场买家竞价

图片 4共有7位电话委托买家参与了本次赵无极《29.01.64》的竞逐

  在多达3位现场买家和接近7个电话委托的交替出价间,这件作品的价格很快被推至1.25亿,已非常接近今年5月同样于佳士得刷新纪录的1.35亿落槌价。当最后一位现场买家退出,《29.01.64》进入由印尼、台湾和亚太区专家代表的电话买家竞争中。1.35亿港元的纪录很快应声告破,价格水涨船高至1.7亿港元。

图片 5

  本次参与竞争的印尼专家曾于今年5月为电话委托以1.528亿港元拍下了赵无极《29.09.64》

图片 6佳士得亚太区副主席李昕所代表的电话买家最终以2.026亿港元拍下《29.01.64》

  最后的对决出现在佳士得印尼专家和佳士得亚太区副主席李昕的电话委托之间。今年春季,赵无极刷新纪录的《29.09.64》正是由同一位印尼专家的委托电话所拍下,不过对于这件赵无极狂草时期融汇“书画同源”理念的精品,李昕所代表的电话买家意愿更强一些,在最后一口小幅加价至1.78亿港元后,成功竞得《29.01.64》,全程只用时12分30秒,成交价最终定格在2.026亿港币(折合人民币1.7124亿元,2595万美元)。

图片 7《29.01.64》落槌瞬间

  在很多市场专家眼中,今年亚洲现当代艺术市场无疑是属于赵无极的。如此说法不仅仅因为他于2017年5月在佳士得创下了个人拍卖纪录,更在于其一级市场和公共机构的展览中所表现出的巨大活力。(相关阅读:谁推动了香港拍场的“赵无极热”?)作为东西融合的艺术典范,赵无极的抽象艺术在国际艺术涌入亚洲当下,正愈发展现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魅力。

  2017年于香港佳士得夜场,赵无极连续两度刷新拍卖纪录,每次提升幅度都在35%以上。而在佳士得之外,亦有多件重要作品在亚洲各个拍场中以高价位成交,赵无极二级市场于2017年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而且在速度和力度上均超越了前一个市场节点。如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所说:“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中,赵无极最好的时代显然已经来了。”

图片 8赵无极《8.11.79》 油彩 画布 90×116.7cm 1979年作 成交价:4960万港元

  在本次佳士得晚间拍卖中,共有6件赵无极作品上拍,除刷新纪录的《29.01.64》,还有赵无极创作于1979年作《8.11.79》以超估价3倍的4960万港元成交,位列本场第三高价。6件作品共取得2.96亿港元的成交额,占据近5成的总成交额。

  当被问起两件先后刷新纪录的赵无极作品哪件更好时,张丁元只能以“鱼与熊掌难以兼得”来回应。“这两张画代表了赵无极的“狂草系列”的成就,他们都完成于1964年,代表了赵无极对中国线条之美的感悟。不过一件从风景概念入手,一件从文字角度出发,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两张画在同一年度取得世界纪录,也是佳士得晚拍的一个里程碑。”

图片 9

  赵无极《29.09.64》油彩画布 230×345cm 1964年作 2017年5月佳士得曾以1.528亿港元刷新当时的赵无极拍卖纪录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香港佳士得2011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

上一篇:萧县龙山子墓地考古发掘取得宝贵历史资料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