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价格步入“亿元时代”造假更加甚
分类:艺术

从回暖到复苏,从火爆到天价,2010年中国艺术品收藏拍卖价格屡创新高,春拍出现 4件过亿拍品,黄庭坚《砥柱铭》更创下超过4亿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张大千《爱痕湖》以1.008亿元成为首幅过亿的近现代书画作品。10月秋拍中,一只清代皇家长颈葫芦瓶经过45轮叫价,将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拍卖世界纪录改写为2.5266亿港元……“亿元时代”成为媒体热议话题。然而,对几位参与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的知名收藏家、艺术家来说,数字只是浮云,“饱眼甚于富藏”成了他们不约而同的理念。

“我不会再为藏家做玉器鉴定了!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现在那些最有代表性、最重要的玉器都有人敢造假,而且许多鉴定家将它们鉴定为真,我想不通!”83岁的文物鉴定大家杨伯达先生日前在媒体面前发出“悲情天问”。不仅玉器,时下的拍卖市场上,假画多得令人瞠目。有画家直言,今年拍卖市场上出现的“他的画作”百分之百是假货。在不久前举行的上海2010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上,被热议的“造假”话题背后,是收藏界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陈燮君:用文化的眼光善待藏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为了世博会,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及其团队历时数年全球精选奇珍异宝,从罗丹博物馆、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世界最著名博物馆借来了330件文物,其中约90%展品首次在上海展出。 “世博后收藏”也伴随着世博落幕变得热门起来。对此,陈燮君最有发言权。他以收藏家李建忠为世博展馆“运河城曲”展区献展的5栋老房子为例:“收藏家和世博会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表象的联系,收藏家把自己的藏品拿到世博会进行展示,甚至进行创造性的组合。等一届世博会完了以后,这些藏品无论是它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包括还是经济价值,大大地得到了提升。 ”

艺术品拍卖价格步入“亿元时代”,使收藏的投资价值越发凸显,也使得造假更加甚嚣尘上。包括佳士得在内的多家全球知名拍卖公司和交易商,近日被曝牵涉一宗假画大案:近年来成交的30多幅20世纪重要画作,被鉴定确认为赝品,涉及的总金额超过3000万英镑。其中包括佳士得拍卖行以350万英镑拍出的恩斯特作品《人群》、以6.7万英镑售出的坎彭东克作品《伴随天鹅的女孩》,德国知名拍卖商Lempertz以290万欧元售出、曾创当时德国拍卖纪录的坎彭东克作品《马匹构成的红色画像》。

陈燮君为大家指点世博收藏之道: “首先是展品的收藏,比如上海画家参与世博会专题艺术创作,画出了苏州河风景,此类艺术品收藏无疑会受到追捧。另外就是纪念品的收藏,历届世博会的徽章、活动纪念品、开幕式纪念品,哪怕是开幕式、闭幕式敲过邮戳的邮品,都能卖非常好的价位。比如说一张邮票在当时出来的价位和世博会之后价位不一样,有些邮品 8月份在园区的时候卖8万多元,到了后期落幕已升到9万元。 ”

2005年北京瀚海秋拍中,一幅署名吴冠中的油画《池塘》以253万元成交。2008年7月1日,经吴冠中先生亲自辨认,此画被认定为伪作,他在画上写下“此画非我所作,系伪作。”2009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幅署名吴冠中的油画《松树》以158万港元成交,日后也被吴先生认定为伪作。

陈燮君认为,上海世博会从邮票、明信片、摄影、绘画、书法、世博艺术、世博美学,包括世博音乐,都有丰富的收藏品等待我们去收藏。他特别提醒,除了从保值增值的角度进行收藏,更希望大家能用文化的眼光善待藏品。只有这样,民间收藏才能逐渐成为国家集中保护的良性补充。

2005年11月,俄罗斯石油大亨斐克塞伯格以168.8万英镑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得俄罗斯画家鲍里斯·米哈伊洛维奇·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2009年被俄罗斯专家鉴定为赝品……

张五常:论全面,没有人胜过我

美洲杯赔率,香港古陶瓷收藏家、“九如堂”主人李大鸣忆起自己十七八年前买过的赝品,那是几件体量较大的“南北朝青瓷”:“仪器检测,底部的年份正确,而顶部却与它号称的年份相去甚远。鉴定专家推测,瓷器的底部是套上去的。”造假者的“精心”和造假的“水平”可见一斑。

张五常的 “狂傲”在经济学圈内很出名,“你喜欢张五常吗?”甚至成为经济学者的分类标识。其实,他还是一位对艺术见解颇高的收藏家。在收藏家大会上,他用经济学理论演绎出 “乾隆藏品的价值有望比肩法国印象派画作”,语出惊人。张五常的“狂傲”源于自信,“在大学时,我成绩最好的科目不是经济学,而是艺术史。同学们的考试平均分数大都是五六十分左右,而我通常在九十分以上。 ”张五常甚至表示,年轻时很想走艺术之路,但搞艺术是近于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为米折腰最后才读了经济学。

藏家们感慨,如今一些书画伪作已常常让知名的鉴定专家看走眼,更有甚者,就连健在的画家看到仿冒自己的伪作,竟也一时难辨真伪。一个公开的秘密是,现在的造假已大量运用高科技,作伪者用电脑打草稿,用化学药品将纸张做旧……而且针对着鉴定者用的科技手段,你凭这个数据做判断,我就做出你要的数据,正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03年北京一家拍卖行卖出的号称陆俨少先生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图》,是假画,作伪者用特种定位仪器对真迹母本作‘绝对克隆’,又经过做旧处理,弄得表面气息很‘古典’,结果闯过了一道道把关。”

美洲杯赔率 1

拍卖行很难承诺“保真”

张五常

丁绍光坦言:“我喜欢收藏中国字画,但拿给行家一看,八成都是假的。”在他看来,假画横行、赝品泛滥,是因为拍卖行极不负责:“每次发现拍卖行将拍假画,我都会好心地打去电话,希望他们撤掉,结果有的撤了,有的则照拍不误。”

对收藏的兴趣始于1975年,那时他在香港研究玉石市场,此后,逐渐从玉石领域延伸到文物、中国画作。华人收藏家大会云集业内高手,他却说:“在某一个领域,在座的专家都能胜过我;但是论全面的话,你们胜不过我。 ”

打假声中,拍卖行被推到风口浪尖:它究竟能不能担起“保真”的责任?自1986年中国拍卖业重新开张以来,这始终是个无法落槌的难题。

经济学讲究用数字、理性、逻辑说话,谈起收藏,张五常却成了感性之人:“对艺术的欣赏,我喜欢用单纯的直觉与感受,走进作者的感情世界中。我不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去了解作者是一个怎样的人,或去研究作者思想的来龙去脉。”大学时代老师的一句话,“创作困难程度高的作品不一定是好艺术,但好的艺术作品必定是创作极其困难的”深深影响了张五常的艺术观。他收藏的都是自己眼中的困难之作,“规限越多,约束就越大。大有规限而又有新意的作品,是困难之作。 ”

“要求拍卖行保证一张数百年前的古画一定是真迹,这超出了我们的能力。”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董国强说得直率:“看着一幅齐白石的画,不管说真说假,都是凭经验说。若没有亲眼见齐白石画这张画,鉴定真伪的确凿依据是什么呢?”他认为,一件艺术品,市场价格越高,真的可能性越大,但谁也没有绝对的理由说它一定是真。“创下中国拍卖纪录的黄庭坚书法长卷《砥柱铭》,自清代以来直至今日始终有人怀疑它是伪作;就说故宫里那么多件国宝,完全没争议不也只是几十件吗?”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品拍卖价格步入“亿元时代”造假更加甚

上一篇:各拍卖公司开抢夏拍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