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拍卖公司海外征集版图美洲杯赔率
分类:艺术

从藏品战、宣传战的不断升级,到公司专业和品牌“内功”的不断修炼,拍卖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和艰难。

从中国港澳台地区到日本,从新加坡、印尼到欧美各国,从亚洲大陆到欧洲、大洋洲……随着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日趋火爆,竞争也愈演愈烈,“海外征集“业务的拓展逐渐成为各大拍卖行提升拍品质量和吸引买家的重要手段。自2009年始,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拍卖行陆续将目光聚焦在海外市场,在促成中国艺术品回流的同时,也逐渐形成了大陆拍卖行在海外的征集路线图。

“以前拍卖公司征集拍品都很低调,今年好像变了。”收藏家老邢这几年一直将自己的藏品送拍,对于这几年拍卖行业的变化他颇有感触,“以往都是把拍品送到拍卖公司的征集点后,由拍卖公司出通知,圈内人互相转告,很少大张旗鼓地宣传,而今年春拍刚结束,拍卖公司就开始密集地征集拍品,到处打广告。”

海外征集的兴起与发展

根据以往的惯例,藏家以及买家一般会在九十月份才会看到秋拍的宣传,而今年很多拍卖公司从六月份就已经开始了秋拍的预热,藏家早早地就知道有哪些拍品会出现在秋拍的现场。“今年秋拍有不少不错的藏品,像王世襄旧藏的铜炉、张珩秘藏的‘易元吉’、世界顶级名表等等。”

盛世收藏,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发展,不仅刺激收藏者参与拍卖的热情,同时也吸引流失海外文物竞相回流。从2000年保利集团以3000多万港币“抢救”回圆明园猴首、牛首和虎首铜像,到吴昌硕精品书画的回流、再到米芾作品《研山铭》的成功购回……“海归”系列藏品不断受到各路藏家、企业集团的关注和追捧,其市场行情更是屡创神话。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话套用在拍卖公司上则是“好的藏品是成功的一大半”。

2001年,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的经济迅速腾飞,促使艺术品价格不断攀升,海外文物珍品在利益的驱使下开始回流,2002年文物法修订后,海外文物回流达到顶峰。在这阶段,中国各大拍卖公司发挥了领头羊的作用,它们率先在海外广泛征集拍品,来源于中国港澳台、日本与东南亚、欧美等地的海外回流艺术品成为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2009年2月,中国嘉德分别于美国、日本进行艺术品征集,这是中国嘉德首次大规模的海外征集,也是中国拍卖行首次赴海外公开征集。随后,北京保利、北京匡时两家拍卖行也扩大在海外的征集力度,主要集中在港台地区、日本和北美。目前为止,中国大部分拍卖公司已经把征集海外拍品作为日常业务,甚至在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办事处和代理机构。

一些拍卖公司为了获得更好的藏品,甚至将“战场”开辟到了海外。例如北京保利拍卖,甚至将常设征集点设到香港、日本、美国、台湾、上海、广州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总部发出的征集更是每年不下百次。其他拍卖公司也纷纷开辟海外战场,安排人员常驻海外。

2009年,是中国拍卖行集中进行海外征集的一年,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创佳绩的一年。北京匡时推出的两场海外回流专场拍卖“海外回流书画专场”和“海外重要私人收藏明清扇面专场”,总成交额达到3705万元,成交率分别为85%和100%;北京保利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1.69亿创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纪录。

“谁征集到好拍品,谁就赢在了起跑线上。”为了征集到好藏品,为此拍卖公司甚至大打感情牌。

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亿元时代”以后,拍卖行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纵观拍卖成交数据,拍卖前十的多是海外回流艺术品。市场的刺激,以及国内藏品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藏家手中,藏品资源短缺,更多的拍卖行将目光瞄准海外市场,积极拓展海外业务,每年至少两次大规模的海外征集,海外中国艺术品集中的地区到处可见中国淘宝者的身影,海外中国拍卖业务版图也渐成规模:港澳台、日韩、东南亚(新加坡、印尼)、北美和欧洲各国五大区域,征集作品也以中国书画和瓷杂为主。

“平时要勤联络感情,递送信息,外地客人要迎来送往,还要帮助他们解决拍卖之外的难题。交上了朋友,他就肯拿东西给你拍,关键时候撑你一把。”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古玩艺术品是不可再生资源,顶级的拍品也一直在著名的藏家手里流转,如何征集一流的拍品,有时候就得靠服务到位。

港澳台地区:

与拍卖公司纷纷海外开辟新战场相对应的是,各大拍卖公司愈发看好中国的拍卖市场。2010年10月21日,苏富比首次将博物馆级藏品在中国进行集中展示。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表示:“这个展览对苏富比以及中国而言,都是史无前例的,而来自中国的收藏家们在以往苏富比举行的拍卖会上表现出的对现代艺术的浓厚兴趣,则是此次展会举办的直接诱因。”

香港既是链接内地与海外的一个纽带,也是中国艺术品交易的重要舞台。在全球华人社会里,香港的民间收藏可谓是最丰富的,新中国成立前后,由于战乱和政治运动,香港吸纳了很多由内地移居或寓居的文化界人士,其中包括张大千、徐悲鸿等大画家和收藏家,以及文物鉴定专家,当然也聚集了大批文物艺术品。老一代的收藏家不仅将藏品带到了香港,同时也将内地的传统收藏文化带到了香港并得以传承。战乱时期,文物书画从内地流散出去,香港作为集散地,天时地利人和,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香港成就了很多知名的大收藏家,并造就了“敏求精舍”这样一个民间收藏团体。“敏求精舍”成立至今的 50年里,在世界中国文物收藏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一直是联系内地与港、澳、台及全球中国文物艺术品收藏家的重要纽带,并不断提升香港在全球艺术品交易市场中的地位。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苏富比、佳士得看中香港的地理位置和丰厚的资源,先后在香港设立分部,八十年代初,先后进行的香港藏家专拍,引发竞价高潮,并创造很多天价中国艺术品。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香港已然成为华人区中国文物最主要的交易及集散中心,由于“敏求精舍”收藏团体的影响,也促使很多企业家、社会新富纷纷加入收藏的行列。

作为中华文物学会理事长,凤凰卫视台“投资收藏”节目首席评论师、寒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定乾从事中国艺术品经纪与收藏已经25年了。在他看来,海外征集、密集宣传以及国际拍卖巨头抢滩中国,只是拍卖公司之间较量的表象,中国的拍卖公司业已经从原始积累阶段进入垄断竞争阶段,要求拍卖公司们对外要兵来将挡,征集到好拍品,对内则要制定差异化战略,练好内功。

香港作为世界三大艺术品交易中心之一,香港苏富比、佳士得每年的春、秋拍更是中国拍卖市场的风向标,云集国内外著名收藏家和艺术界名流,不管是拍品征集还是拍卖招商宣传,香港依然成为大陆拍卖行和买家的重要聚集地。

拍卖公司本身的专业和品牌才是最有力的竞争因素。“内地的拍卖公司跟早年比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经常去苏富比、佳士得观摩,学习行销和包装,甚至图录的印刷。”以北京保利为例,他们建立了一支过硬的学术队伍,都是文物研究科班出身;还请权威专家撰写推介文章,而且支付的酬金比一般稿费高得多,为推介《砥柱铭》,还邀请台湾书法研究专家傅申先生撰写了近两万字的学术论文《从存疑到肯定——黄庭坚书〈砥柱铭卷〉研究》,确定该作品为黄庭坚大字行楷前期到晚期书风转变期的产物。今年保利春拍“尤伦斯男爵藏中国书画”专场作品获得100%成交,还有“日本及海外藏明清陶瓷专场”的精彩拍品,都与其专业的行销包装以及精准的服务密不可分。

台湾市场亦不容小觑,过去的十几年间,台湾收藏家在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拍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20世纪90年代,台湾经历一次股市的大动荡,才使得有些收藏家不得已将藏品转手。台湾的收藏家很多都是系统的收藏,大到瓷器书画,小到鼻烟壶,且是代代传承。其中,台湾寒舍艺术中心的名字在国际拍卖市场可谓是如雷贯耳。

实际上,内地拍卖公司已经让国际巨头感到了威胁。据统计,截至2008年底,全国从事文物艺术品拍卖的企业已有240多家。在2002年~2008年期间,苏富比与佳士得两大拍卖巨头从未让竞争对手的艺术品市场拍卖份额超过全年的30%。但自2008年 7月以来,这一数字开始不断上升,2009年下半年竞争对手的拍卖市场份额已达到46%,而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中国拍卖公司推动实现的。

“有藏有让”港台地区的藏家不仅仅是大陆市场的重要买家,同时也为大陆拍卖行提供拍品资源,迄今为止,创造中国古代书画拍卖最高价的黄庭坚《砥柱铭》,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4.368亿元成交,就是台湾著名艺术品经纪人王定乾委托拍卖。

日本(韩国):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自古交流甚多。清朝末年,由于国内动荡,大量的文物通过各种渠道流失海外,日本收藏界收购了大批中国文物,包括珍贵字画、陶瓷以及青铜器等; 包括抗日战争时期以及改革开放初期,由于经济上的落差,日本人趁机购买了大量珍贵的艺术品。近年来,由于日本经济的持续低迷,以及日本年轻一代崇尚欧美文化,对中国艺术品并不热衷,因此他们迫不及待将中国艺术品转手,而中国自然成了接盘者。

2002年米蒂的存世之作《研山铭》就是由中贸圣佳在日本征集得到,最终拍出了3298万元的高价,由于日本存世量大,且质量高,日本已然成为国内拍卖行海外征集的重要一站,且多集中在大阪、京都和东京三个城市。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拍卖行曾多次前往日本进行艺术品征集,并相继建立日本办事处,北京匡时还于2009年与日本亲和拍卖株式会社签约,形成资源优势互补的合作形式。2011年匡时夏拍“日本私人美术馆藏中国古代书画”专场,更是以100%成交,再次验证日本回流精品的市场地位。

韩国虽与中国相邻,过去韩国的贵族也有收藏的传统,但是在收藏的数量和质量上不能与日本相比,有一定的局限性,目前,国内拍卖公司鲜有涉及韩国业务。2012年春拍征集,保利锁定韩国,试图开辟新的业务版图。

本文由美洲杯赔率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拍卖公司海外征集版图美洲杯赔率

上一篇:艺术品拍卖价格步入“亿元时代”造假更加甚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